Fairy Tales for a Fairer World

Contes de fées pour un monde meilleur - Cuentos de Hadas para un mundo más justo

In the Storybook, classic characters take on new adventures in the setting of traditional fairy tal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ilehighlighting issue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epidemics, displacement, and inequality


chapter1.png

从前,有一座以巧克力闻名的小镇,镇上住着一个独特的大家庭。家庭成员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却亲如一家,因为大家都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都是从大灰狼的利齿、巫婆的诅咒或者巨人的怪力下幸存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从此一直幸福地生活在这里……他们都住在“老人之家”里,这是一个老年人的家园。

老人之家就坐落在老人镇上,镇子位于一个大湖的顶端,四面环山,风景很美。这里的日子波澜不惊,一眼望得到头,每天都会迎来只有在童话里才会出现的美好结局。直到有一天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大灰狼又一次把三只小猪赶出了家门,让他们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这个消息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模样,引发了接下来的一系列故事。

斯嘉丽把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扔到盘子里,对老朋友说:“我受够了!”她可不是说自己的午餐吃饱了。

斯嘉丽是这群朋友中最年轻苗条的一个,大家都称她老红帽,但自从她把自己最喜欢的、也是唯一一顶红色的帽子和亮橘色的裙子放在一起洗了一次,她的帽子就变成了猩红色。朋友们都笑话她,说她早该想到是这个结果。所以她的名字也就变成了“老红帽斯嘉丽” ――斯嘉丽就是“猩红色”的意思,有时朋友们干脆只叫她斯嘉丽。

斯嘉丽说道:“坏消息接二连三,我真受不了了!历史不但在重演,而且越来越糟。大灰狼还在威胁着小猪的生命,而且还穿过了大森林,跑到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把那里虚弱的老祖母全都吞下肚子!我们必须彻底阻止大灰狼,把它抓住!谁愿意跟我一起去?”

智慧猪跳了起来:“算我一个!”他是三只老猪当中最聪明乐观的一只,面对什么麻烦都能想出办法。另外两只老猪――暴躁猪1号和暴躁猪2号是双胞胎,总是异想天开,经常惹出麻烦。

镶了一口金属牙齿的芭芭雅噶本来正在嚼鸡腿,但一听到智慧猪勇敢地表达决心,就立刻停止了咀嚼。智慧猪最喜欢的伙伴就是芭芭雅噶,他们彼此亲近、互相关心。每次智慧猪讲话的时候,芭芭雅噶都会听得很专心。当初两人住在同一片森林里,从此结成了好朋友,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了。而且随着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芭芭雅噶也变得越来越睿智、慈祥。芭芭雅噶离开森林中的小屋寻找新生活的时候,她只把支撑屋子的两条鸡腿拆下来保存在床下,别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带走。

 白雪公主年事已高,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她答道:“斯嘉丽!这儿有个重要的线索,我刚才读到一篇新闻,据说神灯已经重现人间……”她指着手中那份报纸,报纸是用盲文写成的,谁也看不懂,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

拇指姑娘坐在白雪公主的肩上说道:“简直令人愤慨!”

斯嘉丽沿着餐桌边滑到格雷特与韩赛尔兄妹身旁:“当年那个巫婆想把你们养肥了吃掉,你们想不想阻止巫婆?”韩赛尔眯起眼睛回忆了一会儿,然后望向桌子对面的杰克:“你愿不愿让你的子子孙孙永远不受豌豆藤另一端的巨人的威胁?”

小美人鱼在露台旁边的充气水塘中游来游去,斯嘉丽问她:“如果你从来不曾遇见那个巫婆,不必付出变哑的代价来长出人的双腿,那么你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斯嘉丽的这番话更像是讲述事实而不是提问。

长发公主坐在摇椅上,斯嘉丽走到她面前,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亲爱的长发公主,请你想想邪恶的巫婆从你生命中偷走的那些时光,想想你被锁在那座阴森的高塔上与世隔绝的日子。”长发公主抬起头,困惑地盯着斯嘉丽:“哪个巫婆?什么高塔?”她的记性越来越差了

智慧猪接着说道:“现状能否改变完全取决于我们。你们想不想阻止悲剧重演?谁愿意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小美人鱼说:“我很想加入你们,只是我有心无力。”她用尾鳍拍打着水花,提醒朋友们注意,她只能在水中生活,无法在陆地上行走。

韩赛尔站起身来:“没用的,我们都太老了。”说完他就自己推着轮椅走出了屋子,轮椅后面乱七八糟地拖着各种管子和医疗装置。格雷特一向听从哥哥的决定,所以她也跟了出去。韩赛尔在走廊里喊道:“抓到了那只狼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一样解决不了问题……”。

“没错,我们不仅要抓住大灰狼,还要为小猪镇上的居民修建更坚固的房子。我们还要让小红帽的奶奶保持身体强壮、健康。我们要永远不让历史悲剧重演!”

大象塔斯克坐在两只暴躁猪中间,他想离开桌子,但被牢牢夹住了。他说道:“我小时候没碰到过大灰狼。在我居住的那片荒野中,我才是那个问题孩子。我非常挑剔,喜欢妄加评判,从来不和与我不一样的动物分享饮水。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举动。我把这种恶劣的性格传给了后代,现在我想打破这种传承,我希望我的子孙都能平等对待他人。”塔斯克把鼻子举在半空中,对斯嘉丽说:“所以,我愿意和你一起去。”他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嚼着草叶,暴躁猪1号对塔斯克厉声说道:“不要嚼得这么大声!”

竹子王后是他们当中最聪明的一位,她说:“我的故乡也没有大灰狼,也没有邪恶的巫婆和巨人。我只是一个在竹节里诞生的女孩,我们那儿的传统是女孩必须接受包办婚姻,否则就会让她的家族失望。而我奋力抗争,为自己争取受教育的机会,最后被逐出了家族。此后很多从竹节中诞生的孩子都选了那条不太艰难的道路――听从父亲的安排早早嫁人。我再也看不得更多女孩被迫屈从于包办婚姻的传统了。斯嘉丽,我也跟你一起去。”

“我也去。”奎林说道。大家都知道奎林的身世令人悲伤――他的妹妹被巫师布鲁霍掳走了,他们家族中还有很多女孩子也被掳走了。其他人也都意识到这一趟旅程变得越来越艰难了,因为他们必须和奎林一起前往布鲁霍统治的小岛。以前有不少人试图上岛拯救被偷走的孩子,但最后都没有回来。

两只暴躁猪同时叹了一口气:“我们不知道三只老猪怎样才能抓住一只年轻灵活的大灰狼,但智慧猪的决定一向比我们更明智,所以我们也跟你一起去。”

老阿拉丁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也算我一个!”

“你不能去!你的肺受不了!”斯嘉丽惊呼。但老阿拉丁答道:“我可以背着氧气罐。”

豌豆公主或许知道最舒服的床睡上去是什么感觉,但其他方面就知道的很少了。她说:“老阿拉丁!你不会以为神灯还能重现人间吧?你已经把它毁掉了,你自己亲手把它丢到当初发现神灯的那个深坑里面。一切都结束了,灯神已经死了。”

阿拉丁毫不犹豫地答道:“别那么肯定,有些人还认为小阿拉丁想用神灯毁掉整个国家呢。如果没有灯神帮忙,我们做不成这件事。”

“照这么说,小阿拉丁究竟打算怎么把每个人都杀掉?光凭一盏灯可杀不了人。”豌豆公主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一定要直接杀人,只要夺走维持生存必不可少的东西就好了。”竹子王后读过很多书,她引用了其中一句话:“当你夺走一切人们所需,就将停止最后一息。”

“比如说……”豌豆公主没有听懂这段话。

“比如夺走人们的食物、水、住所、教育、钱财、希望……总之就是过上好日子所需要的任何东西。”

拇指姑娘接着老阿拉丁的话说下去:“我们还听说阿拉丁王子一心想要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买了一座更大的宫殿,这座宫殿以高耸和富丽堂皇而闻名遐迩。他还买了好几座岛屿、喷气式飞机、自然保护区,甚至还养了一只狮子当宠物!他显然动用了神灯的力量。”

老阿拉丁接着说:“神灯威力极大,既能用来行善,也能用来作恶。阿拉丁王子许下的这些愿望无一不是自私和目光短浅的,而且会带来破坏性的后果。豌豆公主,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回去的原因。”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小美人鱼问道。

“是啊,我们必须回去。让我们齐心协力完成这个目标吧!”智慧猪给大家打气。

果冻和冰激凌早已化成了一滩,谁也没顾得上吃,大家把它从餐桌上清理掉。斯嘉丽、塔斯克、竹子王后、奎林、老阿拉丁和三只老猪开始筹划这次旅行。长发公主悄悄递给斯嘉丽一份十分感人的礼物,是她专门为他们的冒险而准备的。斯嘉丽被她的慷慨深深感动,把这份礼物装进了自己红帽兜中。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音乐公鸡就喔喔叫了起来,这是老人之家每天早上都会响起的晨曲,也是人们认为这群平时必须依靠助听器的老人在一天之中唯一很幸运的时候。

他们收拾好了旅行箱,把地图和放大镜放在前面的衣兜里,给电动车充好电. 老阿拉丁那只飞箱上的蜘蛛网也被清扫干净。一切都准备好了。

在心里默默告别和祷告之后,八位勇敢的老伙伴向着朝阳出发了。

他们骑啊骑――老阿拉丁飞啊飞――直到老人镇变得越来越小,小猪镇越来越大。但当他们抵达小猪镇的大门前,却发现幼时生活过的森林已被烈焰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