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s for a Fairer World

Contes de fées pour un monde meilleur - Cuentos de Hadas para un mundo más justo

In the Storybook, classic characters take on new adventures in the setting of traditional fairy tal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ilehighlighting issue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epidemics, displacement, and inequality

chapter4.png

萝丝奶奶住在森林深处的一座小木屋里,屋子周围长满高大的树木,只有零星几缕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漏下来。森林里十分阴冷,但萝丝奶奶毫不在意,因为小木屋是她生活的全部世界。她这一生基本都呆在室内,尤其现在得了二型糖尿病之后就更少出门了。

离萝丝奶奶家不远的地方,住着她最疼爱的、也是唯一的孙女小红帽。小红帽和妈妈露比一辈子都住在同一栋房子里,这栋房子以前也是萝丝奶奶的,但随着岁月变迁,房屋周围的环境早已大不一样。这片土地一分为二:古老的红森林和新开发的红坊泾渭分明――绵延的森林在红坊这里中断,变成了成片的高楼大厦,街巷如蛇行交错,道路两旁街灯明亮,所以小红帽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城市女孩。

小红帽每天都会来给萝丝奶奶洗头和送食物,虽然送来的不算是健康食品,但这是因为实在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小红帽每天都得穿过黑漆漆的森林,露比每天也都会严肃地重复着她的告诫,小红帽现在都能背得下来了:“小心自己落脚的地方,不要离开大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知道啦,露比。”有时候小红帽会直呼妈妈的名字,这是母女间亲昵的玩笑。

但小红帽从来没有遇到任何陌生人,森林中的危险只可能来自于埋在地下还没爆炸的地雷。多年前有一群危险的恶狼在森林中游荡,威胁着当地居民的生命,这些地雷就是那时埋下来的。后来人们解决了狼患,很多地雷都被清除了,但还有一些地雷没找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当地人都会养一只“英雄鼠”当宠物的缘故。这些训练有素的老鼠可以探测地下的爆炸物,小红帽和妈妈也养了一只。到现在为止,跟随英雄鼠的引导仍然是穿越森林最安全可靠的方式。

这天下午,萝丝奶奶在家等着小红帽的到来。她拆开了一包糖果,告诉自己:“只吃一颗。”奶奶知道小红帽今天必须在邮局取一份非常重要的包裹,所以会晚到一会儿。她一边好奇地猜测着包裹里有什么,一边把一整包糖果都吃光了。然后她又开始猜测小红帽会带来什么食物,越想越饿。可是小红帽一直没来敲门,奶奶的饥饿感变成了担忧。

露比正在把上一顿饭吃剩下的肉放回生肉罐里,电话铃响了。电话是萝丝奶奶打来的,想问问她小红帽为什么还没把食物送来。露比吓坏了,扔下电话开始挨家挨户打听有谁看到过小红帽,她紧张地敲开一扇又一扇门,越来越绝望,希望愈发渺茫。

小红帽已经失踪了好几天,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但小红帽踪迹全无。女儿失踪后的前两天,露比悲痛欲绝,她不欢迎人们的探望,也不愿出门。露丝奶奶又打来电话安慰她,而且委婉地提醒说自己仍然需要一点食物。尽管露比很不想去食杂店买东西,但她知道萝丝奶奶无依无靠,而且做点什么事情让自己分分神总是好的。所以露比强打精神,来到最近的食杂店。这家店离露比家只有一街之隔,也是小红帽常去买东西的那家商店。店面不大,但商品很齐全,足以满足日常生活的需要。

露比来到店铺门口,却发现店门紧锁。她趴在窗子上,向黑漆漆的商店里面看。这时有一名行人经过,告诉她:“商店昨天关了门,因为存货都卖光了。附近几家商店也都一样,买东西得去下个镇子。”

“是吗?这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也都觉得纳闷,真没想到这儿也会发生食物短缺。”

露比搭了一班火车,转了两次公交,终于找到了一家食杂店。这家的东西种类更齐全,有些她都没怎么见过,所以她一直在比对商品标签上的价格,在过道里停留的时间比预想的长了一点。她照着一张采购清单给奶奶买东西,单子上的第一种商品是一打鸡蛋。露比奇怪,鸡蛋看起来都差不多,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种类呢?有农场鲜鸡蛋、无笼饲养鸡蛋,还有自由放养鸡蛋和有机鸡蛋,都声称是最健康的鸡蛋。她甚至还看到专供素食主义者食用的鸡蛋,但看起来根本不像鸡蛋,而像一串香蕉。露比一开始拿了有机鸡蛋,后来她注意到了有机鸡蛋的价格,就拿去换成了价格第二高的鸡蛋,索性不再看标签了。以前她总是觉得一分钱一分货,但她现在明白了,有时那些定价最高的商品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露比低头看了看长长的购物清单,觉得自己最好加快速度。她知道奶奶饿的时候脾气有点不太好。

露比在去奶奶家的路上一直紧紧跟着小红帽的宠物――英雄鼠,走不了几步她就得把东西放下喘口气,而这个时候英雄鼠就会开始疯狂地咀嚼起来,尽管它嘴里没有任何食物。露比远远地看到萝丝奶奶和两个朋友一起站在大门前,她觉得妈妈的气色很好,而且显得更苗条了。露比走到她们三人面前,先亲吻了萝丝奶奶的面颊,然后问候她:“妈妈,您的皮肤怎么这样光滑?” 

“这是因为我很注意防晒,亲爱的。”

露比说:“您的身姿真挺拔啊。”

“这是因为我每天都做瑜伽。”

露比很困惑,因为眼前这个人不像她熟悉的母亲,然后她说道:“妈妈,您看起来很强壮。”

 “您不是我妈妈,对吗?”

斯嘉丽摇摇头,“你以前没见过我,我是你的祖母,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竹子王后和奎林。”

她们一起走进奶奶的屋子。斯嘉丽向露比解释了此行的目的,也讲述了途中遭遇的一切。“我们很有挫折感,甚至怀疑自己的努力是否有意义。我们傻乎乎地认为故乡的生活在我们离开之后仍旧保持原状。我们的第一站是离这儿不远的小猪镇……”

露比点点头:“嗯,我认识三只小猪。”

斯嘉丽继续说道:“我们本来打算从大灰狼口中拯救三只小猪,但反而让大灰狼抓走了我们的朋友三只老猪。”露比坐着一动不动,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然后斯嘉丽又提到下一站是塔斯克生长的野地。“现在你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跑到小红帽的这片森林里来。大灰狼总是会吞掉病体虚弱的老祖母,所以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奶奶变得健康和强壮起来,不被大灰狼吃掉。”

露比笑了。“大灰狼?埋设地雷之后,我们这儿好几十年都没闹过狼灾了。”

斯嘉丽眉毛一挑:“地雷?”

“是啊,驱狼用的地雷。”露比答道。

奎林问她:“小红帽现在在哪儿?”

露比垂下头,双肩也塌了下去,双手落在膝盖上,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小红帽不见了。”

这时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大家都藏到门后,举着各种厨具和奶奶的拐杖当武器。门吱嘎吱嘎地缓缓打开。露比离门缝最近,她看见两只小猪蹄踏了进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小树猪,住得离这儿不远。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群蜜蜂?”他晃晃手中的空罐子。

“小树猪!你干什么一个人在森林里乱走?”露比问道。

其他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屏着呼吸,于是猛地松了一大口气。

小树猪进了屋,耐心地听着露比的叮咛。露比告诫他千万不要再一个人走回去了,不过露比先得为萝丝奶奶做一顿饭,然后才能带小树猪回家。于是露比开始炸薯条,往油里加入鱼肉末,结果脂肪溅得到处都是。萝丝奶奶觉得不管这一餐吃的是什么,都得在饭菜上浇点肉汁,否则就不算是一顿饭。斯嘉丽看着露比做出的油汪汪的食物,觉得自己应该教露比学会健康烹饪的方法。而且考虑到露比每次采购都要走很远的路,斯嘉丽觉得如果能在露丝奶奶家的前门外面开辟出一片自给自足的菜园,那一定是个好主意。

竹子王后站在奎林的肩膀上,眯着眼睛一起看地图。下一站就是竹子王后的故乡了。他们站起身来,准备出发,但斯嘉丽说道:“我得留下来帮助露比照顾萝丝奶奶,随后我会和你们汇合。”

奎林挥挥手中的地图:“你知道到哪里来找我们。”他对竹子王后笑着说道:“我们的队伍原本有八个人,现在只剩你和我了。”然后他用红披风把脸围起来,带着竹子王后走进了寒风之中,其他人仍然留在萝丝奶奶温暖的小屋里。

小树猪还在耐心地等萝丝奶奶吃完饭,才能和露比一起回家。他只希望奶奶能剩下一点食物来,但她把盘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最后只剩下嘴边的一层油光表明她曾经吃过东西,而那些油多得足够再炸一份薯条了。

这时,小树猪听另外两只小猪叫喊着跑向奶奶的小屋。他推开门,看见小泥猪和小水猪穿过森林飞跑过来,手中挥舞着一张纸。

两只小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进屋就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气。小泥猪举着小红帽的寻人启事,指着上面的照片说道:“刚才我们看到小红帽了,她就在森林另一边。”

露比抓起她的大衣就要出门。斯嘉丽说道:“等等,别忘了带着英雄鼠一起去。”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我要留下来照顾奶奶,而且在花园里还有些事情要做。你和小猪一起去吧。”

露比非常感激斯嘉丽能留在这里帮忙,尽管她不明白“花园里的事情”是做什么。不过她也没空细问,急急忙忙就从前门跑了出去。

露比、三只小猪和英雄鼠都跑了出去,门在身后重重地关上。

砰!!

一声巨响把他们吓了一跳,但那并不是关门的声音。屋外刚刚发生了一场剧烈的爆炸,连树林都被震得一阵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