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s for a Fairer World

CONTES DE FÉES POUR UN MONDE MEILLEUR - CUENTOS DE HADAS PARA UN MUNDO MÁS JUSTO - 讲述童话故事 创造一个 更公平的世界 - كان يا ما كان في أفضل الأزمان - СКАЗКИ ДЛЯ ЛУЧШЕГО МИРА - ΠΑΙΔΙΚΑ ΠΑΡΑΜΥΘΙΑ ΓΙΑ ΕΝΑΝ ΔΙΚΑΙΟΤΕΡΟ ΚΟΣΜΟ - BAŚNIE I DZIWY BY ŚWIAT BYŁ SPRAWIEDLIWY

In the Storybook, classic characters take on new adventures in the setting of traditional fairy tal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ilehighlighting issue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epidemics, displacement, and inequality

chapter7.png

老阿拉丁的故乡离老人镇最远,而且他的飞箱还经常出毛病。所以,当他乘着飞箱从一座又一座城市上空飞过的时候,显然有着大把空闲时间回想自己的一生:老阿拉丁出身贫寒,从小就渴望拥有大笔财富,但他并不打算努力工作。有一天,一名邪恶的魔法师――也是一个花言巧语的骗子,带着年幼的老阿拉丁来到空地上的一个深坑,让他把坑底的一盏油灯带上来。他照样做了,但还没等他爬上地面,也没把油灯递给魔术师,坑口就突然合了起来,把他和那盏灯一起困在地下。也就是那个时候,老阿拉丁发现了灯里的神灵。

借助灯神的法力,老阿拉丁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而且他也逐渐富有起来,拥有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所渴望的一切:有了自己的宫殿,还被加冕为王子;他和最美丽的公主喜结良缘;每天晚上都是国王宴会的座上宾。不过老阿拉丁注意到,他用手握着神灯许愿和把神灯放在桌上许愿的效果截然不同。当他握住神灯,许下的愿望就是自私而且有几分邪恶的。老阿拉丁不想他的愿望变得自私或残忍,所以他把神灯装在一个玻璃盒里,而且许下承诺,将来就这样原封不动地把神灯传给自己的下一代。老阿拉丁在发财致富的同时,也让故乡的人民一同过上了好日子。在他的统治下,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生活水平都蒸蒸日上。

几年后,魔术师终于找到了老阿拉丁的城堡。他趁公主独自在家,从她手中把神灯骗了出来,据为己有。当他把神灯从盒里取出来,握在手中,老阿拉丁的故乡几乎立刻受到了影响――人们的财富、权力和幸福都被魔术师剥夺一空,他统治了整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甚至连他自己也被神灯的魔力所掌控。于是老阿拉丁开始追捕魔术师,希望能够毁掉神灯。最后,他终于做到了……

……或者他以为自己做到了。可是老阿拉丁的儿子又遇到了一位魔术师,骗他去一个深坑里取一盏灯,故事再度重演——深坑合拢,将老阿拉丁的儿子困在里面,然后他的儿子也发现了灯神。在老阿拉丁的教导下,他的儿子也将神灯保存在玻璃盒里面。后来,那个魔术师又从老阿拉丁儿子的手里骗走了神灯,而神灯最终又被扔进了深坑当中。每一代人都要重蹈上一代人的覆辙,而这一次,这件事甚至成了报纸的头条,正是这个消息让老阿拉丁决心离开老年之家,希望能够阻止历史重演。

经过了一番跋涉,老阿拉丁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却发现真实情况比报纸登出的照片还要恶劣。满目疮痍的土地让他震惊不已,这么贫瘠的土壤根本长不出庄稼。老阿拉丁本以为能够看到阿拉丁王子宏伟的城堡,但眼前只有一片荒芜。

老阿拉丁来到阿拉丁王子的宫殿,但一些糟糕的事情早已发生――宫殿早已不复存在。

年轻的阿拉灯王子把脸颊贴在又干又热、灰尘四起的土地上。他现在是在他曾经拥有的宫殿附近的一位农夫手下打工,放了一天羊之后,就一直在炙人的阳光下睡觉。阿拉丁王子倒在那里,觉得万念俱灰,压根不想起身。他一连好几天粒米未进,已经很虚弱了。这时突然有人用力地摇晃他的身子。

“出什么事了?你的宫殿呢?那盏神灯呢?”一名老人近乎疯狂地质问他。阿拉丁王子过了好半天才醒过神来,认出眼前这位老人正是他的曾祖父老阿拉丁。

“曾祖父!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他问道。

“阿拉丁王子,我原本是要来阻止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也就是不让你越来越富有,而其他人却陷入可怕的贫穷。但我以为你会在精心修剪的草坪上打槌球,没想到你却躺在泥地上睡觉!你的神灯呢?”老阿拉丁从口袋里掏出那份报纸,指着头版文章问道。

“神灯?你是说那个肉汁壶?我把它卖了。除了宫殿和宠物狮子之外,我把所有东西都卖了。”阿拉丁王子答道。

“你把神灯卖了?”

面对祖父厌恶的眼神,阿拉丁王子感到很迷惑,而且他根本就不明白“神灯”的意思是什么。于是他解释道:“我从父王那里继承了很多财产,但我把每一分钱都花光了。我用这些钱买地产、买小玩意儿、赌博,还买了一只宠物狮子,因为它可以耍杂技,为我赚来更多的钱。我从没想过我的钱会花完,但最后真的花完了。然后我就陷入了绝望,为了活下去,我开始变卖所有的财产,其中包括父亲传给我的一个放在玻璃盒里的肉汁壶。他叫我永远不要把它从玻璃盒里拿出来,而且要我明智地使用它。可是如果不把它从盒子里拿出来,我怎么能使用它呢?不过这并没有难倒我,我本来也不喜欢肉汁壶。我把玻璃盒放到最底层的抽屉抽屉里,一直没再动它,直到最后我把它原封不动地卖掉了。可是我刚把它卖掉,最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我的宫殿和宠物狮子全都凭空消失了,而宠物狮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

老阿拉丁呆若木鸡地听完,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是说,你压根就不知道那盏油灯――也就是你说的‘肉汁壶’里面住着一位可以帮你实现愿望的神灵?”

阿拉丁王子听完大笑起来。

如果时间够用,老阿拉丁简直会长叹一口气。

“你把油灯卖给谁了?”老阿拉丁问道。

“东西都是在网上卖掉的。谁对我的东西感兴趣,谁就直接拍下付款,我再把东西发到各个不同的地址。”

报纸上的那篇文章让全世界误以为神灯仍然掌握在阿拉丁王子的手中,所以也肯定是他剥夺了人们赖以生存的一切手段,但事实并非如此,神灯早已落到别人手中。老阿拉丁清楚地知道那个从阿拉丁王子手中骗走神灯的人是谁,于是他转身就走,不知所措的阿拉丁王子急急忙忙跟在他身后。

现在,踏上旅程的仍然是八位伙伴,但除了竹子王后以外,另外的七个人都不是最初的几位老伙伴,而是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三只小猪、露比、小象、卡迪和竹子公主。英雄鼠和竹子公主的手机导航软件为他们引路。三只小猪走累了,卡迪问他们要不要让别人背着他们走,所以他们都跳到了卡迪的背上。大家沉默地步行了好几英里,遇到了乘着飞箱呼啸而来的老阿拉丁和阿拉丁王子。

飞箱在小象眼前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差点碰到他的睫毛,让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阿拉丁王子和竹子公主四目对视,王子将长长的刘海往一侧一拨,而竹子公主把一缕长发在手指间缠来缠去。大家都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微妙互动。

“阿拉丁王子把神灯卖了!”老阿拉丁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说什么?”小泥猪问道。

小水猪说道:“如果神灯没在阿拉丁王子那儿,那它落在谁的手里?”

“不管是谁,我们都要找到他,毁掉神灯。”老阿拉丁答道。

大家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跟在飞箱之后大步奔跑起来,一边喊着口号:“找回神灯!找回神灯!”

英雄鼠带着大家走出了城市,经过高低起伏的沙丘。飞箱紧紧跟在英雄鼠的尾巴后面,其他人也都随后紧跟。露比气喘吁吁地落在最后,但她决心一定要跟上大家的脚步。

竹子公主对露比说道:“你听到地雷的爆炸声之后,仍然继续横穿森林寻找小红帽,你真的很勇敢。”

“小红帽的处境比我更危险,而且我还有英雄鼠领路呢。”

“我还是觉得纳闷,究竟是谁踩到了丛林里的地雷?”竹子公主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如果大灰狼真的回来了,那我希望是它踩到了地雷。”露比说。

脚下的土地已经从绵软的沙丘变成了嶙峋的乱石。就在此时,飞箱突然开始打颤,突然停住了,不再前进。老阿拉丁说道:“又来了!这个箱子一直在给我找麻烦!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得继续前进!”老阿拉丁从箱子上跳了下来。

竹子王后叫道:“老阿拉丁,你不能步行!你的肺受不了!”

“没事的,马上就到了,我们走吧!”老阿拉丁紧一紧背后的氧气罐,一马当先向前走去。突然他猛地停了下来,举起了右手,示意身后的伙伴停脚。这终于让露比有了一个喘息的绝佳理由,她在其他精力充沛的年轻人身旁努力调匀呼吸,但无法掩盖胸膛的剧烈起伏。这时,露比和队伍中的其他人都直直地盯着前方,目瞪口呆。

他们正站在一个巨大的裂缝边缘,裂缝那边是一个深坑,好像太阳系里的一颗星球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们眼前,在土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而浑圆的凹坑。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阿拉丁王子问道。

老阿拉丁答道:“这就是当年我发现神灯的那个深坑,也是后来我以为我已彻底毁掉神灯的地方。”

卡迪拿过望远镜看了看,说道:“那边有一个笼子,里面……天啊,这不可能!”卡迪把眼睛从望远镜后面挪开,然后又凑了回去:“那是塔斯克!”

小象开始激烈地扇动他那两只大耳朵。

“第二个笼子里面是一只狮子!”

“那是我的狮子!”阿拉丁王子说道。

“还有一个笼子里面关着……不会吧!是三只老猪!”

露比忍不住叫出声:“有没有看到我的小红帽?”

卡迪仔细地搜寻了一圈,摇摇头。听到小红帽依然杳无音讯,露比开始哭泣起来。

“等等……还有一个大石窟,里面闪烁着火光。我看见墙上映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影,他站起来了!